Giayubean

princeanly:

看小雀斑的采访居然能看到cp糖!!虽然只是聊魔杖也是好满足🌝🌝

極度gooooooooood

阿澈_CHE:

部長莉莉(女)/蛤蜊邪教/拉郎配

腦熱的做了蛤蜊邪教無料小文本

灣家BIO後會PO上來跟大家分享喔www

邪教果然是在極圈中心(捂心)

【Gramander】精神链接 [番外]

太可愛了XDDDD

这个厉乾泽是假的:

一篇清明节应时的小甜饼。
包甜,不甜不要钱。就是abo孕期警告,不适勿入


前排放个群宣,一起讨论脑洞产粮啊!


欢迎加入Gramander的魔法车不翻车,群号码:541456775





正文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Graves公寓里墙上的那几幅画像都兴奋得有些过了头,频频“做案”。

比如阴天总是比晴天话多些,白天画像上帘子拉得紧紧的而晚上开始不睡觉,在Graves下班回家经过时用温柔到近乎令人毛骨悚然的语气嘘寒问暖。甚至于突然出现吓到了好不容易被允许在Newt的监护下出箱子看看的Credence。

然而这些也都只是生活中的小插曲了,对于严肃的巫师来说除了觉得有些无聊倒也算不得什么。直到有一天他们吓到了刚洗漱完还是湿漉漉的小獾,原本惊吓程度是并不厉害,然而因为五六个月大的肚子变得有些笨拙的身体却险些摔倒。感谢梅林让Graves回来的足够及时,感谢幻影移形,总算是有惊无险。但这也让Graves下定决心不再姑息这几位为老不尊的祖先。

经过一番严肃的谈话之后他们自知险些伤害到Graves家的后代,自那之后都收敛了不少,心虚之下也说出了他们有这么一番诡异举动的源由——其中一副画像不知是从哪听到了日子已经临近东方的清明节,而那个时候东方人们都会准备上不少东西去探望那些故去的人,所以清明节也是鬼魂们最为喜爱的节日了,这个时候他们就会活动得更加频繁一些。

所以这就是你们最近不断制造意外获得关注的原因?想要像东方的幽灵们一样过一个像样的节日?可你们是一群画像啊,而且还是优雅的纯血巫师,不是那些飘荡在街边等着烧纸钱的无业游魂!!!

Graves吞下了最后两句腹诽无奈地揉着眉心,脑中过了无数个解决方案都被迅速一一否定。这不由得令他想起了在东方听来的一句名言“清官难断家务事”。Graves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神秘东方的智慧就被一阵听得出有努力在压抑的笑声打断了思维。

转头一看,Newt从不知何时开始就站在半掩着的门后面,不作声响地将前因后果听了个透彻,Graves感到自己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这是他在与小獾的互动中头一次败下阵来——借着几位祖先画像的光。

当天晚上是正清明,他们当然不会过这个节日,但屋子总得空出来难得让几位祖宗们折腾一下了,不然光那一番动静就足以令他们无法安然度过这个夜晚。

所以现在他们三人待着的地方有些诡异,——在Newt的箱子里。丢了一番面子后又不得不暂时脱离养尊处优生活寄人篱下的安全部长神色自然是比往日肃穆了几分。这令不知道他这一番欲盖弥彰其实只是为了遮掩刚才过度不符人设的尴尬的Credence小心翼翼地把自己缩在一个角落里甚至恨不得重新变成一团雾气钻进什么角落里,但在屋中两位成年巫师的陪随下这样不具可行性的想法也只生出一瞬就不再冒头。

三人待着的屋子当然不会再是Newt那个或许Jacob转个身都会不小心碰倒些东西的逼仄木屋,Mr.Graves在箱子里好不容易找到一小片空地,动了动他伟大的魔杖,于是现在三人就有了一个像样的容身之所。

Newt在那里一手抚着已经开始圆鼓鼓的肚子讲着自己从前在东方寻找奇兽时的一些见闻,其中就不乏他们那里的幽灵与麻瓜之间的互动,这落在大部分西方巫师眼里是有些不可思议的。不仅Credence听得暂时不为一旁气场慑人的Graves而感到紧张,就连Graves本人都不自觉笑得有些傻气,在听到东方的幽灵因为不能见到日光而不得不与爱人相隔时,两根眉毛构成的角度随之大了一些。这些情景Newt全都看在眼里,也不点破,或许以后偶尔抽出这些记忆再温习一遍会是个不错的解闷方式。

Graves唯一不太满意的就是那个默然者,不紧张归不紧张,为什么要不断地一点点往他的小獾身边凑?好吧……看在他无心的份上……看在他是个beta的份上……看在梅林的份上,就让这一晚这样平和地过去吧。哪怕第二天他会因为睡眠不足不得不腰酸背痛地顶着黑眼圈去MACUSA。

梅林的胡子!要是那些越来越大胆的傲罗敢问他昨晚有没有被榨干之类的问题,他绝对会让他们体会到什么叫被工作榨干!

[家長組][gramander] Oh! Puffskein !!! 03

太喜歡毛茸茸的媽咪了!!!!!!!!!!!!!!!

Rose-Colored:

[家長組][gramander] Oh! Puffskein !!! 03

>3/25 HP ONLY新刊

>努力趕稿啊趕稿



Oh! Puffskein !!! 03



  波西瓦˙葛雷夫覺得自己倒楣透頂,討厭奇獸的他被迫扛著那名奇獸飼育學家的全部家當回到自己家裡,更別提他懷中這顆毛絨絨的、一直不安份扭動的球狀生物,也就是奇獸飼育學家本人。


  這些通通都要他來養!


  葛雷夫深鎖著眉頭,打開自己房門,意思性地低頭對懷中生物表示歡迎:「歡迎光臨我家,斯卡曼德先生。」


  「噢對了,這是您的魔杖。」葛雷夫順手撿起那因為攻擊而遺落在地的魔杖,交還給主人。


  看他要用什麼方式來拿魔杖,部長大人有些壞心眼地想著,打算看好戲。


  那顆有著棕色捲毛的毛球,睜著大眼睛回望著他,突然,張開嘴一條長長的舌頭伸了出來捲起魔杖。


  「……舌頭也太長了!」葛雷夫忍不住驚呼。


  看見對方驚嚇的反應,那毛球的眼裡似乎充滿笑意,他捲著魔杖,嘗試施展魔法,卻只能讓魔杖發出幾顆微弱的星火。


  摸了摸看起來很沮喪的毛球,葛雷夫不得不承認手感相當良好,他分析道:「看來變成奇獸,魔法能力也減弱了。」


  毛球點點頭,滾動了一下,突然大眼一亮,他看到了自己的皮箱。


  跳到皮箱上,熟練地打開鎖,毛球一溜煙就鑽進了皮箱內,消失在裡頭。


  葛雷夫站在大開的皮箱旁,猶豫著是否該等待那人的歸來,又或者乾脆不管對方去給自己泡杯熱咖啡。


  在他還在猶豫的同時,毛球回來了,頂著一本厚厚的書,艱難地從箱子內部滾了出來。


  他迅速地用舌頭翻頁──葛雷夫微微地皺眉,想必都是口水──翻到其中一頁,他停下動作,大眼睛注視著葛雷夫,示意他來看。


  「Puffskein,俗名胖胖球,有著奇常無比的舌頭,生性溫馴,喜歡吃灰塵和小生物,是最受歡迎的魔法界家庭寵物,同時也適合新手養育……」葛雷夫念道。


  「你就是變成了這樣的、呃,胖胖球?」他問那顆軟綿綿的球狀生物說。


  棕色胖胖球點了點頭,卻克制不住自己的力道,在桌上翻滾了一圈。


  葛雷夫見狀終於忍不住露出今天第一個笑容,他伸出手,對著被下了惡咒的奇獸飼育學家說:「感謝你今天的拯救,今後請多多指教了。」


  棕色毛球微微一愣,張開嘴,正要伸出他唯一能回握的部位,就被狠狠地打斷。


  「……不准用舌頭!」


  好吧,你是老闆你最大,毛球聳聳肩,跳進對方懷裡,蹭了蹭表達自己的善意。



  建立完共識,一人一球的同居生活就要開始了。









-TBC-

部長現階段討厭舌頭(O)